关于国立中学校长满意度调查的结果表明,国立中学校长的总体满意度为60.65,相当于“基本满意度”。
如果看一下国家的教育发展统计数据,我们可以更直观地看到中国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有效性和不足之处,但统计指标也将学校发展信息收集的完整性限制在内涵和改革的进展。为此,我们视而不见了前沿学者对全国中学校长的满意度进行了一次调查,以了解中等职业教育的意义和挑战。中国的改革与发展。
1.调查概述
(1)抽样与实施
2019年,研究团队采用分层随机抽样和目的抽样相结合的方法,首先对省级学校进行调查,以覆盖全国所有省,地区和类型的职业学校,同时考虑到样本的科学性和可行性占每个省地区职业中学总数的一半,同时确保省样本中至少包括一所职业中学。
在此基础上,研究小组在全国31个省份选择了578所样本学校,每所学校选择了3名校长(1名校长和2名副校长)填写了问卷,共选择了1,734名校长进行调查。该研究小组共收到在线调查主管提供的1658份问卷和1577份有效问卷,有效率为95.1%。
(2)工具与方法
本调查采用研究小组编写的《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问卷》(校长论文)。问卷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高中学校长的满意度调查,共59个目标。多项选择题。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第二部分概述了中学部校长和学校的背景信息。
第一部分是问卷的主要部分,包括两个维度:内部满意度和外部满意度。内部满意度包括工作绩效的三个次要指标,成就感和能力,工作量和风险感;外部满意度包括与政府和环境有关的两个次要指标。本文设计使用7点Likert风格的量表。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学校校长在办学校时面临的主要困难以及最迫切需要了解的支持。
研究团队使用SPSS软件对调查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并将所有问卷项目的7分制转换为百分制,以获取校长对每个项目观察点的满意度。对于所有项目,均权重相等,以提供中学教育学校校长的整体发展,并结合样本人口统计学,满意度调查,个体项目差异分析和总体满意度评估,得出调查结果和关键结论,总共收集了未解决的问题。使用定性数据分析软件MAXQDA对1,482个有效答案进行分类,编码和分析。总共形成了128个第一级编码,总编码频率为4090。
2.结果与发现
(1)中等职业教育成效显着
全国中等职业学校校长的总体满意度为60.65,相当于“基本满意度”。与人才培养,学校改革发展等相关的指标的内部满意度得分为66.15,与治理和社会环境相关的指标的外部满意度为56.66,表明学校校长对学校水平更满意教育和人才培训的有效性。
1.里德·舒仁取得了显著成绩中等职业学校的校长对学生成长和发展的总体状况高度认可(79,15),并且对里德舒伦的工作效率满意度最高(82,72)。同时,根据学校校长的说法,当地雇主也承认离校生(79,82)。表1中的数据表明,这三种元素的比例“趋于满意”接近或高于90%。
2.学校被认可中等职业学校的校长普遍认识到学校发展的有效性。关于选定的四个学校条件,专业发展,课程改革和校企合作的评估指标,“满意”的比例介于69.12%和77.43%之间。相当“不满意”的人比例在6.60%和13.25%之间。相比之下,对学校职业结构的认可(70.63),对课程教学改革的有效性(69.77)以及校企合作(68.29)的认可度稍高,对学校条件的认可(66.76)则略低(表2))。
中等职业学校的校长对主要参与者对学校的认可充满信心:上级行政部门的学校运作效率(80.90),父母的学校运作质量(78.00),毕业生的雇主(79.82)以及社会地位和学校的影响力(76.20)被评为更高。此外,趋于“满意”的4个评估指标所占的比例在83.32%和92.14%之间(表3),这表明了被普遍接受的趋势。
3.有力的国家资金保证
在资金安全性方面,学校校长对教师培训的资金安全性认识较高(64.79),学校校长普遍“满意”(63.79%),其次,政府实施了每名学生的资金政策(62,63)和62.71%的学校校长普遍感到满意;对政府的支持程度略低一点是政府对改善学校条件的支持(60.77),而58.73%的学校校长则趋于满意(表4)。
4.详细的国家宏观政策准则
校长对此表示赞同,并对2019年初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计划》(称为20职业教育与培训)抱有积极的期望。关于本文件在促进中等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作用,校长的满意度为82.35,在所有分数中排名第二。该问题往往被学校校长给予正面评价,占91.88%。1 + X证书制度是20篇职业培训文章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学校校长对该制度的积极影响抱有积极期望(76.07),倾向于被积极认可的学校校长比例为83.26%。同样在2019年出台的关键政策“高等职业学校的100万扩建”几乎没有得到校长的认可(63,44)。
“发展社会培训”在校长之间达成了很高的共识(73.59),倾向于正面反馈的校长比例为77.56%。能力竞赛对学生发展的重要性更高(74.18),并且77.81%的学校校长倾向于正面评价。近年来,在学校发展的重要性方面,教育部支持的教学诊断改革系统(67.96)和教育部支持的中等职业报告系统(64,12)得分相对较低,但得到了普遍认可。调查结果如表5所示。
(2)中等职业培训的发展继续显示出不足
调查发现,高中校长对政府管理保障,社会环境和自身工作量不满意,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高中改革发展所面临的缺陷和深刻挑战。
1.地方当局的支持和指导仍然不足。中等职业学校校长的满意程度指标为“ 57.34”。其中“地方政府对职业中等教育具有很高价值”(58.47),“地方政府在促进校企合作中的作用”(56,11),“学校环境和课程改革指南”(56,13),“地方政府为学校雇用了兼职工作”,《教师政策》得分为55.36。
校长对自己的专业发展机会(35.93)“相对不满意”,国内培训机会(50.55)比国外培训机会(21.32)更满意,有75%,65%的校长表示他们机会很少在发达国家进行培训和学习(表6)。
2.阻碍中等职业学校的自治“办学自主权”的指数满意度值为45.82,处于“相对不满意”的水平。在人事权方面,学校对教师评价(50.06),绪论等方面的满意度在财务实力,学校对资金的控制(51.28),社会服务收入(41.33)以及学校与公司之间的合作等方面(49.08)这三个点的满意度都很低(表7)。
3.教师分配明显不足。相关学校教师的满意度得分都很低,教师的建立率不足(41.55),专职教师的数量不足(47.85)以及教师的数量和水平。双合格教师无法满足需求(53.80)。数据完全表明教师分配已经完成。当前,中国的中等职业学校普遍缺乏(表8)。
在开放式问题的统计结果中,“教师难度”的一级代码的频率为923,占2817总频率的32.77%。高频率的出现表明教师问题是面临的常见困难。由校长在办学校。根据代码的频率,图2从左到右显示了教师困难的具体内容。
在校长反映的教师困难中,最困难的问题是缺乏教师的频率为495,占教师困难频率的53.63%。许多校长不仅普遍表示“师资不足”,而且还描??述了师资短缺的具体表现,即缺乏合格的教师,专业的教师和名师。师资的缺乏不仅表现在数量上的不足,而且表现在质量上的提高,这需要“专家”,“专家”和“熟练的工匠”等高水平的教学人员。校长再三提到“严重的师资短缺”和“配额不足”等困难。人员短缺“不仅不能满足”教育和教学的需要,而且“很难”成为专业教学人员。他介绍“由于人员配备问题无法解决。此外,外部教师过多,流动性强”“将使教学人员的稳定性受到质疑。
4.中等职业培训发展不平衡,存在很大矛盾
在城乡规模方面,城市校长的满意度(61.32)高于地区学校的满意度(59.80),差异显着。参与这项调查的人中,城市的学校占56%,县的学校占44%。从教师发展,学校发展,工业环境等指标来看,城市教师的分配工作要好于县市,城市的工业环境要好于县市,这更有利于发展。在区域层面,客户满意度显示出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之间的梯度下降,差异显着。在参与调查的客户样本中,东部地区占36.1%,中部地区占33.5%,西部地区占30.0%。这三个区域的总体满意度值分别为63.54、60.04和57.88。在工作绩效,工作技能,工作量或风险,政府保护和管理以及发展环境这五个次要指标中,工作量或工作风险除外,它们总体上较高,除了没有区域差异外,其他4个显示指标也呈现出从东到西的递减梯度趋势,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等职业发展水平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中国的教育。在学校方面,学校校长的满意度在学校类型,学校性质和学校水平之间存在显着差异。在这四种学校类型中,普通中学,职业学校,技术学校和成人技术学校(由于样本少于1%,这是从分析中排除的),校长的满意度指数最低(59.59)。并没有达到平均满意度指数(59.59)60.65);普通中学校长的满意度指数(61.39)略高于平均水平;样本相对较少的中等学校的满意度指数最高(63.78)。在不同类型的学校中,私立学校校长的满意度指数最高(65.26),其次是工业公司经营的学校(61.75),而公立学校校长的满意度指数相对较低(60.38)。在学校运作方面,国家模范学校的指标包括教师人数和结构,学校条件,质量学生来源,专业发展,课程改革,校企合作,师资培训资金,校长和外部专业发展机会工业环境。成绩明显高于国外示范学校,并显示出明显优势,但是一些指标却显示出相反的趋势,例如,2019年高等职业院校的新扩张政策,2015年的职业资格竞争制度大学已经实施了很多年,而外国示范学校的校长则显示出较高的满意度指数。
5.中等职业教育发展的外部环境不好
从社会观念的角度来看,当地人不愿意让孩子上中等职业学校(44.25)。这是“外部环境”指标中满意度最低的一点。从工业环境的角度来看,工业公司参与办学,学校领导者的满意度较低(51,44),当地就业机会和学校负责人的满意度较高(61.11),表明中等职业教育在通过人才培训促进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可发挥重要作用,但公众仍然认为中等职业教育是无奈的选择。
3.对策与建议1.加强地方当局的支持和指导根据本次调查和分析的结果,中等职业教育与培训管理者对地方政府的学校运营指南相对不满意,这转化为鼓励校企合作,职业发展指南和课程改革。中国的课程和教学改革主要基于当地教学和研究系统的指导和支持。教育研究与发展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教学研究管理体系。新中国成立后,在1950年代和20世纪50年代在哈尔滨,上海和大连建立了教学研究小组以及教学研究部门。1960年代,也建立了各个省,市,县。在分析2009年上海PISA考试成绩的原因时,经合组织将“严格的教学与研究管理体系和严格的教学实践”称为其三大优势之一。但是,中国目前的中等职业教育教学与研究体系仍然不完善,特别是在区县一级。据调查,重庆市有半数以上的县区没有独立的中等职业教育教学研究机构,超过70%的县(区)没有对中等职业教学研究经费的单独保障,30%的县区没有专职教研人员,负责专业教研的教研人员的状况导致了专业教研的普遍化。由专业教师和研究人员教授的学科或专业的不到四分之一与专业相吻合。教学和研究是肤浅的,系统设计较差,教学和研究资源分散,缺乏交流机制。本案例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区县中等职业教育研究体系不完善的困境。迫切需要进一步发展省级和地方政府的协调职能,做好中等职业培训体系的设计,加强教学和科研的发展,加强科研机构和科研队伍,加强科研力量。学校和受雇公司之间的合作以及与之合作的其他方面加强了平台建设之间的联系并深化了课程改革。校企合作等,为地方政府和各级教育部门服务的中等职业学校内涵建设提供了充分的指导和支持。
2.填补中等职业教育发展空白的各种途径调查结果表明,当前中国中等职业教育水平存在明显的城市,农村,区域和学校之间的差距,这反映在学校的软件和硬件条件,政府管理和安全以及学校的外部社会环境上。教育部在2019年发布的《全国中等职业学校运行能力评估报告》中指出,办学基本条件问题仍然比较普遍,问卷调查显示,近一半的中学校长仍在致力于解决金融问题上的学校。为此,建议着重于实施包容性投资担保政策,特别筹资机制?Sahneh“ ubchen”会根据中等职业学校的布局进行适当纠正,以加快尚未达到软硬件标准的中等职业学校的发展。学校的教学楼,培训设备和设施以及教职工可以满足学校运营的要求。职业培训的20项要求要求“到2022年职业学校的教学条件达到标准”,地方当局必须为到那时实施相关政策和政策做出安排。与此同时,区域间职业教育合作将通过各种渠道和方法进一步扩大,例如在异地学习的学生,现场干部和教师,对教学团队的支持,在设备和设施方面的支持等,以便开发发达地区的资源优势。高质量的学校,并鼓励弱势学校的发展为落后地区的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教育。
3.重点加强中等职业学校师资队伍的调查表明,中等职业学校教师率不足,专职教师人数不足和“双重合格”教师人数和素质不足之间的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发达和落后地区。首先,有必要通过调整和扩大师资队伍来补充双重合格的教师。第二,我们需要一个通过开放的教育和培训体系获得双重资格的团队。最后,迫切需要克服政治瓶颈,以吸引优秀人才来补充中等职业学校的教学人员。在上述第6号文件中明确指出了吗?高素质的特殊人才(尤其是具有较高专业资格或学历的人)能够适当地放松其学术要求,“定义一定比例的特殊就业职位,并为高素质技术人才的兼职教学开辟渠道”。改善“永久+流动职位”等实施这些准则可以解决学校的困境,并允许学历不足或年龄较大的公司中受准则束缚的技术专家获得教学资格。地方一级引进人才的有关门槛可以设定灵活的标准,为职业学校教师的个人需求提供政治余地,并加快解决专业教师供给不足的问题。
4.加快制度和机制的创新,增强学校的活力
这项调查的结果表明,中等职业培训师对教师的评价,资金使用,学校与公司之间的合作以及国际交流与合作方面的学校自主性不满意。这些系统和机制促使学校研究学校运营模式的改革和创新。路上有很多障碍。近年来,国家已经相继发布了相关政策文件,赋予学校相关的自主权。国家一级的重要政策方向迫切要求地方政府引入创新的支持策略和措施,以根据当地情况实施,以使VET中学拥有建立更完善的校企合作教育和社会培训工作机制。五,利用情况纠正社会认知偏见调查结果再次表明,尽管中国高度重视职业培训的发展,在投资保障方面也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但人们选择职业培训的意愿仍然很高。低所有社区都应使用职业培训周及其他渠道和工具打开学校的大门并进入社区,以使更多的公众了解和了解职业学校的定位和教育价值,并获得更多的认可和尊重,同时应该加强家庭与学校之间的合作和沟通,以便父母可以看到他们的孩子在职业学校的成长和发展,感受到职业培训的有效性,并增强他们对职业学校的信任。还有必要向更多的父母介绍最新的国家职业教育与培训政策。特别是关于迪纠正职业培训体系的发展,以了解儿童的未来发展方向和道路,并通过职业培训增强他们对儿童成年的信心。地方政府还应鼓励工业企业通过平台建设和政策建议,深入参与当地职业学校的人才培养,实现合作与教育的双赢。
备注:
①满意度的随机区间:“非常不满意”为0?16.7,“一般不满意”为16.8?33.3,“相对不满意”为33.4?50,“一般不满意”为50?66.7,“ 66.8?83.3”为“相对满意”和88.4?100为“非常满意”。